主页 > P慧生活 >【大人学】幽默不只是搞笑,而是一种综观大局的超脱 >



【大人学】幽默不只是搞笑,而是一种综观大局的超脱


在前几天的大人学仁爱教室开幕趴中,有位男生把我拉到一旁,慎重其事地对我说:「嗨!Bryan,我追蹤你的文章,参加你的课程有一阵子了。有个问题藏在心里好久,真的非常非常想知道你的答案。」他的诚恳让我有点紧张,但我还是施以一个专业网红的微笑:「你说啊~别客气!」「我想知道......」他真的说出来了:「到底要怎幺做才能培养出跟你一样的幽默感啊?我很需要你的分享。」

其实我不是第一次被问到这个问题,每隔一段时间总是会被问到培养幽默感的事。但因为我从来没被同性告白过,所以当听到对方问的是幽默感,我还是难掩内心的失落......XD

当天现场非常热闹,很难长篇大论回覆(说真的,我也没有好答案)。我只回了「有机会多看书,尤其是哲学书」然后就被另一群人叉开话题,所以今天就来随意聊聊「幽默感」这回事。

其实一直到今天,我对于「如何培养幽默感」这回事还真的没有能说服我自己的好答案。我翻过一些书籍与网路文章,谈的不外乎是一些「平常多累积笑话」、「保持一颗愉悦的心」、「试图多跟人群接触」这些鸡汤。我不确定真的照做幽默感就会上升,毕竟我身边就有几位爱讲笑话、心情愉悦也喜欢人群,却没有什幺幽默感的人。

回到聚会上我给那位朋友的答案:「多看哲学书」。其实我并不是乱讲的。因为在我心中,所谓幽默感并不光是纯搞笑,而是一种对眼前世界的「超然观点」。要有这样的观点,关键是「综观大局」以及「跳脱自我」的能力,而不是口才训练。

我直接讲几个我脑袋里想到的「幽默典範」,免得讲一堆越听越玄乎的大道理。

典範一:放开那个女孩儿

有一老一少两个和尚要渡溪,看到有位小姑娘也想过去,但溪水湍急所以不敢涉足。于是老和尚问过小姑娘后,就一把抱起她渡溪。小姑娘谢过后这两组人分头离去。老和尚安然自若,但年轻和尚心里却忐忑不安,一个时辰后终于忍不住开口了:「师父,出家人讲六根清净,您刚刚抱了那位女施主,岂不是犯戒了吗?」老和尚笑着说:「刚才渡完溪我就放下了,你怎幺还抱着不放呀?」

典範二:我们两人都搞错了

某位知名作家在公开场合受访,记者提起另一位作家的作品问他的意见。这位作家把对方的作品大大地讚誉了一番。记者却说,那位作家对您的作品可是批的一文不值呢!请问你有何看法?这位作家微笑着说:「那一定是我们两个都搞错了吧!」(这是一个真实故事,但详细人名与细节我忘记了)

典範三:大家都是照稿念的

美国总统雷根在职期间,曾发生伊朗囚禁美国人质事件。伊朗对媒体释出一段影片,当中美国人质对着镜头控诉美国政府的种种不是,造成民众哗然。记者访问雷根的时候,雷根安慰大家:「我们一定会救出人质,但请大家对于影片中人质的话不用太在意,我自己上电视讲话时也都是照稿子念的。」

典範四:署名却忘了内容

有次英国首相邱吉尔进行公开演讲,讲完后让民众传纸条提出问题。结果有张纸条送上来,只写了「笨蛋」两个字。于是邱吉尔便回覆说:「这张问题我无法回答,因为提问者署名之后忘记写内容了!」

典範五:也只好去照镜子

首富华伦巴菲特有次在大学演讲,有位学生提问:「全球的媒体与投资人都常常仰望您对于经济的看法,那幺当您自己面对不确定的时候,都如何获得好的建议呢?」华伦巴菲特回答:「通常这个时候,我也只能去照照镜子了。」

以上五个典範,除了第五个我确实看过演讲影片外,其他都是从书本或网路上读到的。所以到底是不是真有其事我也不清楚,但我认为这无损于一个幽默段子的特徵,那就是:超脱。

老和尚被小和尚质疑道德完美,尤其还涉及青春肉体,一般人应该脸红心跳甚至恼羞成怒,积极辩驳吧?但老和尚的回答一整个跳脱了「质疑 vs. 被质疑」的局,还一语双关地噹了小和尚一记,又大器又有趣啊。

知名作家被同业批评,而且被记者大剌剌地当众揭露,一方面尴尬,一方面多少也让人生气。厉害的是幽默者再度跳脱「批评 vs. 被批评」的局势,轻描淡写地化解窘境。

雷根的例子更是鲜明,我认为台湾没有一个政治人物能够做到如此超脱。在一个如此危急的国际事件中,身为总统还能以「自嘲」的方式应对,我认为不光是雷根本人很幽默,也代表美国是个幽默接受度很高的民族。至于邱吉尔与巴菲特的妙答,在我看来也是一种超脱的境界。当有人对我们质疑、抨击或是拿困难的问题考我们时,你能够跳脱出自己的紧张情绪,从一个全然不同的观点来看事情吗?如果能做到,我认为你就能掌握幽默的核心。

在网路上看到两则与幽默有关的报导。其中谈到有项针对适婚女性做的调查,如果只能有一个选项,妳期待男性最关键的特质是什幺?答案就是「幽默感」。另外一则报导则提到,幽默感与智商有明显的相关性。虽然我怀疑以上两篇都来自神秘的英国研究机构,但显然我们这个社会对于幽默这项特质非常推崇。这让我相信幽默背后所代表的,不是只有好笑,而是某种难得的智慧。

很抱歉,写到这里我仍旧无法为大家理出「培养幽默感的系统化做法」,也请大家不要再写信要我开这门课了。但我们每个人都可以做的是,多练习以「上帝」,或至少以「第三人」视角来看待生活里的种种遭遇,尤其是令人不悦的遭遇。我认为这样的心态距离真正的幽默感,虽不中,亦不远矣。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