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P慧生活 >11/10、11「敢于不同国际联盟」站出来发声:同性恋非天生 >



11/10、11「敢于不同国际联盟」站出来发声:同性恋非天生


十一月10、11日週末,「敢于不同(Dare To Change)国际联盟」号召来自14个国家地区、超过40位「跨虹」勇士,将在台北国际会议中心及信义华纳威秀广场举办跨虹系列讲座、国际跨虹晚会以及欢庆国际跨越彩虹日等系列活动,传递「同性恋者不是天生的」、「改变是可能的」,藉着诉说自身的生命故事,破除同性恋是不可能改变的迷思,希望带给寻求改变者一份力量与盼望,也期待让正遭受到攻击的传统婚姻家庭价值得以恢复及坚固。

根据本报记者採访不具名知情人士透露,「敢于不同国际联盟」是由一群在国外的华人所组成,他们有的已经和异性结婚建立家庭,有的则是仍持守独身,是一群愿意见证基督信仰带给他们生命更新的「后同」。其余详情,「敢于不同国际联盟」本身会在十一月11日在艾丽饭店召开记者会向社会大众公开宣布及说明。

走出埃及:同性恋者需伴侣保障 非结婚
台湾走出埃及辅导协会理事长徐壮华牧师受访时表示,根据多年陪伴同性恋者以及后同人士的经验,他愿意负责任地说:「结婚不是同性恋者所需要的,但他们想要终身伴侣,而且彼此间的相关权益是得到法律保障」。徐牧师并举通过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加拿大为例,3000万的人口中,目前只有2000对相同性别之两人登记结婚,远低于该国的同性恋人口数。

徐牧师表示,同性别之两人成为伴侣后,他们普遍需要的是「临终时的财产分配,可以依照自主意志让伴侣继承,而非给家人」,以及「当生病需要动手术的时候,伴侣可以有签同意书的权限。伴侣死亡时,可以用家属的身分参与,不用偷偷摸摸」,而这些立法机关及政府只需要按着同性伴侣的实际需要另立专法即可给予保障,修改《民法》让同性别两人可以结婚,并非同性恋者最需要的「保障」。

关心同性恋者与支持同婚是两码事
徐牧师上週六(20日)甫参加一对原来是「男同」及「女同」的两人,在教会举办的结婚礼拜。徐牧师说,同运人士都会宣称「同性恋是天生的」,但以台湾走出埃及辅导协会长期关顾同性恋者个案的经验,发现每个同性恋者都可以在他/她的原生家庭及成长环境中,找到他/她成为同性恋者的原因。他们之所以选择不公开自己同性恋的身分,绝大多数是顾念父母及亲属的感受,以及对自己「喜欢同性」的性倾向感到挣扎。这时候他们跟异性恋者同样需要谘商和心理辅导,帮助他们找到情绪的出口及生命的出路。

他提醒,这不是卫福部讲的「性倾向扭转治疗」,更不是让同性恋者结婚就可以解决的。同性恋者同样需要专业且有爱的陪伴,帮助他们走过生命的幽谷。至于同性恋者是要选择改变性倾向与否,甚或决定和异性走入婚姻或是守独身,这都是出于个人自主意志的决定,都该给予尊重。

徐牧师也强调,爱同性恋者和支持同婚绝对是两码事,因为「同性恋」代表的是性慾及生理的倾向,而性别则是与生俱来的特徵。让同性别之两人可以结婚,从来就不是「平权」,因为结婚并不能解决他们在心理及生活层面的需求。反倒是按着同性者想要成为「共同生活的伴侣」的想望,立法机关及政府因为看到这些需要,需要另立专法给予保障。

11/10、11「敢于不同国际联盟」站出来发声:同性恋非天生

长期陪伴关怀同性恋者及后同人士的台湾走出埃及辅导协会理事长徐壮华牧师表示,同性恋者需要的是终身伴侣的保障,而非婚姻。(梁敬彦/摄影)

挺同婚者需倾听后同的心声
爱家公投「婚姻定义公投(一男一女)」(第10案)领衔人、下一代幸福联盟公民行动总召游信义受访时,对于敢于不同国际联盟成员愿意站出来,以后同的身分捍卫传统婚姻家庭价值,表示正面肯定的态度。游信义表示,他接触很多同性恋者所想要的,也不是结婚,而是当同性别之两人成为伴侣后,相关的权益可以得到法律的保障,而这方面目前台湾的法律并没有明文规範,所以需要另立专法保障。

游信义说,当同运人士想要告诉社会大众同性恋是天生的,当然可以有像敢于不同国际联盟或是更多的后同人士自发性愿意站出来,用自身的经验告诉社会大众「同性恋是后天的,而且是可以被改变的」。在成熟的公民社会中,不同的声音可以理性对话,而不是轻率给对方扣上「歧视」的帽子。就像很多同性恋者,后来选择跟异性结婚或是守独身,他们需要的是权益的保障,而不是「让他们结婚」就是平权。

「敢于不同国际联盟」脸书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