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X生活汇 >日本北部原居民爱努族的哀歌 >



日本北部原居民爱努族的哀歌


笔者因工作关係长期旅居东洋,执笔之时,从网上新闻得知,香港的高等法院就丁权覆核案颁下判词,指丁权属传统权益,但申请官地建屋是违宪。不禁想起大部份被派往香港的日本同事皆乐而忘返,说是香港太方便、好玩,与日本完全相反;又曰,日本是单一民族国家,论国际化远远不及香港。不过,相信大家都知道日本吞併沖绳时,当地原住民是琉球族;至于北海道则有爱努族(アイヌ,或译阿伊努族)。

直到目前,学者还无法确定爱努族的起源,一般认为是北海道与俄罗斯的原住民。笔者在2013年曾到位于北海道登别市的白老爱奴博物馆一游(现正闭馆维修,将于2020年重开),对这个民族又了解多一些。爱努族深信,大自然中的一切都有神灵在其中,而猫头鹰就是神祗的化身,并会配戴圆形的「猫头鹰之眼」作护身符。同时,他们以捕猎及耕种为生,并灵活运用猎物的每一个部份 - 例如将三文鱼的鱼皮製成鞋履以方便捕鱼。

爱努族有葬熊(iomante,或译送熊、熊灵祭)之传统。在爱奴族的文化中,熊代表着未可知的力量,因此若在狩猎时捉到熊,那就是神祗的礼物。每年冬末,族人捕获幼熊后不会立刻杀掉,而是带回村里养育并待之如亲人。一两年后,举行葬熊仪式 - 葬熊前夕他们会将熊关起来,由族长跟牠说明流程及道歉;同时族人不停唱歌及祈祷。活动当日,熊会被杀,血肉被分予族中每一位;其灵魂将直接回到神的身边并继续守护族人。暴力?野蛮?爱努人就是这样,与大自然共存。

漫画中打海豹 现实中被灭族


与同事们提起爱努族,他们即说出漫画《ゴールデンカムイ》(中译《黄金神威》)里打海豹一幕。据说,日本动漫中以「神威」为名之角色,如Clamp的作品《X》主角司狼神威,及空知英秋《银魂》中夜兔族神乐之兄神威,乃源自爱奴语Kamuy(或Kamui),也就是神。

多年前看漫画《シャーマンキング》(中译《通灵王》),被一对爱努族兄妹碓氷ホロケウ与ピリカ之漂亮头带吸引;后来,知道历代日本统治者过去对爱努族所作出的种种欺压,才明白漫画中二人「创造一大篇蕗草田予地精灵」之梦想,背负着几百年黑暗历史。打海豹及蕗草田等欢乐又疗癒的画面,乃用了无数人命换取。

在过去,和人(大和民族)与爱努族之间,曾发生过多次战争,最后爱努族被赶到本州北部及虾夷地(今北海道)。明治维新时,日皇下旨将虾夷地易名北海道,并纳入其行政範围;自此爱努族人成为了日本人,其领地被收归国有再编配予和人,同时立法禁止一切爱努族传统仪式及使用爱奴语,同时成立「土人教育所」强迫爱努人学习日语、改日本名、女性与和人通婚......

今日的爱努族遗民 竭力保护本族文化


造访白老爱奴博物馆当日,在馆中闲逛拍照时,一位老者前来搭讪。当知道笔者乃香港人后,他即万分紧张,谈道香港主权移交后,大量新移民涌港,以及中共从不同层面蚕蚀香港时,他忽然哭了。「爱努语之美,日语无法表达。要是没有和人,我们的文化就不会落得散落于博物馆之下场。」笔者忙着安慰,他却召来了博物馆馆长,并递上爱努族文化资料。

「日政府终在2008年G8峰会期间,把爱努族的名字交还我们(编按:该年日政府承认爱努族是日本原住民);及后又交还部份原属爱努族的土地。可惜,经过逾百年的种族同化,纯种的爱努人已不存在......爱努族当年被称为『旧土人』,受尽歧视 - 爱努族的发音アイヌ(译作Aynu或Ainu)常被歪曲成日语的inu(狗),就是羞辱我们还未进化成为人!二十世纪初日本发生大型瘟疫,政府刻意不分配药物予爱努族,令人口锐减三份之二!这一切,课本与公开文献皆从未提及过!」据他所言,由于一直被迫害,爱努族人只好隐姓埋名;同时异族通婚令族人随岁月散迭,不少人根本不知道自己的族源,因此无法确定现存人数。

后来,笔者又发现东京也有爱奴文化中心,由于距离公司不远,故某日下班就去看看。甫一进门,一位中年男士微笑着迎宾;在场还有一对兄妹。笔者简单自我介绍后,再回答「如何会接触到爱奴文化」等问题,并分享了在白老爱奴博物馆的见闻后,馆里几乎所有人都走过来细听 - 原来面前的,全都是爱
努族遗民!

他们说,2013年后政府除了帮忙扩建及复修白老文化村,并无其他行动。由于目前只余下约十位能操流利爱努语的长老,因此遗民自发以文字和录像,记录爱努语读音和语法,并每月举行免费爱努语讲座。「这对爱努族小兄妹,每星期也来上爱奴语的课。语言是文化的根本,只望传得一代得一代。爱努族以植物製作衣服、刺绣、雕刻等传统工艺,我们也尽可能流传下去。虽然变得商品化,但至少令爱努族文化变得有价值。」

虽然日本参议院院会刚于2019年4月中表决通过以《アイヌ新法》(《爱努新法》)取代1997年颁布的《アイヌ文化振兴法》(《爱努文化振兴法》),确定爱奴族先住民族之地位,同时订明禁止歧视,并提供专属的新补助金制度......但一切来得似乎太迟!听过他们的故事,再回看今日香港,笔者心里隐隐不安。
日本北部原居民爱努族的哀歌1870年,和人画家笔下的葬熊仪式。
日本北部原居民爱努族的哀歌爱努族葬熊仪式,摄于1914年。




上一篇:
下一篇: